スポンサーサイト
  
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。
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。
   
  
[日雑]:07年8月SEVENTEEN-Vol.24。
  
0409 Vol.24 – GUEST。

日翻:哀。

既是大我一岁的前辈,又是伙伴、朋友、喜欢的人——无法用合适的语言来言表的关系。这就是我和斗真。一定要说的话,怎么讲呢??答案尽在对谈之中。那么,开始吧!

山下: 像这样两人一起拍摄真是久违了吧?
生田: 是啊。有些不好意思哩。我们初次遇见是在排演1室吧?
山下: 嗯的。排演1室。(所谓排演1室,是指当时由电视台提供給Jr.们上课和面试所用的的第一排演室) 我啊,之前有看『天才TV君』的节目,所以当时见到斗真的第一印象就是「啊,TV战士耶!」
生田: 那时山下的手是骨折了吧。
山下: 是啊。
生田: 还穿着New York Yankees(NYY纽约扬基:是美国棒球大联盟中隶属于美国联盟的棒球队伍之一。)的棕红运动服呢(窃笑)。
山下: 啊有穿有穿!那时候老穿这件来着(笑)。斗真从以前就很会打扮,总戴着Street系牌子的色帽子。也因为工作一起去了好多地方。说起来那时在京都真是很辛苦呢。
生田: ST的读者知道『KYO TO KYO』吧?那是Johnnys在京都举办的剧场,每天都有Johnnys的艺人出演喔。然后Takki也作为嘉宾参加演出,我和山下就作为协力members一起去了那里。但是舞步什么的还完全没有学过诶。
山下: 那段记忆,现在想来还是很辛苦啊。
生田: 『千年Medley』以前是由东山纪之前辈(少年队)和堂本光一前辈(KinKi Kids)共同演绎的Johnnys的传统曲目,当时是Takki继续在演呢。那出公演一定要配伴舞才行,可我们根本都一无所知。
山下: 事务所的人给我们拿来录像带,还说了类似「就靠这个想办法加油吧」的话。
生田: 于是从拿到录像带到京都的旅馆,就一直一直在练习舞步呢……(远目) 居然还边练边吵来着!
山下: 因为我几乎都没回忆起来,一个劲让斗真教我。到后来把斗真惹到发怒还对我大喊「你这家伙也给我用力想啦!!」
生田: 然后你还说「那不一样啦!话说我根本就不懂啊!(怒)」。
山下: 那次的公演还是一天六场来的。
生田: 就是就是!演到快死掉耶。一天六场,那可是从来没有过的事啊。
山下: 要说公演的场数,无论是之前还是之后那都是最厉害的一次了吧。而且还是通宵恶补。然后,一天里为三组前辈的演唱会伴舞那次也有很辛苦呢。一场演出大约有20首歌吧。这样3组合起来大约就有60首。而且每首歌都不一样耶。
生田: 真是的,脑袋一片混乱。谁要做什么几乎记不住了啦。
山下: 在那个时期还有我们自己的节目和开在东京巨蛋的Jr.演唱会喔。
生田: 现在回顾看来,我们还真是糊里糊涂就演了过去了呢。现在的孩子们都很会考虑“自己想要做什么”的问题了吧。
山下: 也不知道该怎么做,心里满是不安,而眼前还有不得不做的工作堆积如山,只能咬牙去干。
生田: 还真是“不顾一切”啊。一放学就去排演1室(笑)。连休息都没有呢。
山下: 光是前辈们新出的歌曲要记的东西就已经日趋多。万一跳错还会被舞蹈老师骂得狗血淋头。那才叫恐怖。
生田: 忍不住会想这世界上居然还有如此恐怖的人啊。甚至还被怒吼过「给我停下!!你这个笨蛋!!回家算了!!」(骂声)类似这样话也有很多呢。
山下: 然后当真要回去时又会被大骂一通说「你干嘛回家啊!」(笑) 也正因为有那些日子才会有现在的我们啦。不过说起来,Takki的存在还是很重要呢。
生田: 嗯的。那人就是以身作则的类型啦。“我会这样这样做,你们是怎样呢?”。
山下: 稍微地给予提示,而后让你自己思考。
生田: 生气起来也总是很认真。
山下: 当时虽然也只有十几岁,却非常有男子汉的气概呢。非常可靠。那时我们欺负长纯(Jr.的长谷川纯)还总是被Takki训斥哩。
生田: 是有点淘气过头了啦。
山下: 去外地公演时大家都被关在旅馆里禁足,根本没什么其他事好做,也只有恶作剧才有意义。
生田: 比如在睡着的家伙的脸上用魔术笔花胡子啊,在鼻孔里塞牙膏粉啊什么的。
山下: 还有三人一房时争夺睡床也是有够激烈的呢。
生田: 在宾馆电梯厅里被告知说「山下、生田、长谷川一个房间」,然后给了我们钥匙。房间里有两张大床和一张追加用床。每次都是开了门看谁先冲进去大喊「这张床是我的!」然后那里就让谁睡来着。
山下: 几乎每回都是我和斗真抢到大床啦,偶尔也会被长纯抢到,我们就「你挡道了啦」然后硬把他拽下来。真的很过分耶(笑)
生田: 然后还有故意让人讲坏话的家伙。
山下: 哇啊。有做过呢,那种事!
生田: 让山下藏到壁橱里,再叫来某个Jr.的孩子。然后就问他「觉得山下怎么样?我不是很喜欢他耶。」若是听到对方回答「我也觉得山下不太好相处呢。」的话…
山下: 我就「喂!」地大叫一声冲出来(笑)。
生田: 因为以前也有被V6、Takki他们这些哥哥级前辈们耍过于是就记住了。那个时候就会很奇怪地萌生这种“这传统一定要保持下去”的强烈想法。特別是在宾馆里玩耍。山下从入社开始就被大家称道「好可爱」,所以也没怎么当过受害者吧?
山下: 嗯。是没有很厉害啦。
生田: 一直充当被耍角色的我可是被欺负得不遗余力耶。老实说其实很慕被大家疼爱有加的山下呢。还想过“这家伙可真轻松啊。”
山下: 哈哈哈。嘛,或许就这方面真的有比较轻松啦。但是我也有过很辛苦的时候啊。
生田: 我啊,还让山下被河水冲走过一次喔。
两人: (爆笑)
山下: 刻骨铭心耶,那次『MYOJO』!!
生田: 因为貌似有“去河边露营吧”这样的企划,我和山下就借了救生圈跑去河边玩。「不如从这边漂到那里玩玩看吧」这样提议。
山下: 但水流也很急。我当时才称呼他为「生田君」,而且是第一次被他邀请,只好「啊,好的」这样不情不愿地入到河里。
生田: 那时看你很怕的样子就想着非得恶搞一下才行,于是偷偷踢了山下的脚,结果你人就被冲走了!
山下: 不对啦!你讲得很简化啦(怒)。第一次被水流带走时我们两人很快就有抓到前面的岩石。不过也觉得“啊~好危险”。
生田: 简单说就是比试胆量啦。
山下: 然后又被拉去试了一次,「诶!?这样很危险吧」忍不住反驳连声音都点发颤,果然,结果就没抓住石头…
生田: 「救我啊!!」这样一路大喊。
山下: 那当然会喊吧!!水下都是岩石,还被冲得撞东撞西,这可比在岸上看起来痛多了耶。那时的我平生第一次以为“我会死掉”耶。工作人员担心地脸色都变了,可那家伙却还在后面「哇哈哈哈」地一边拍手一边大笑,什么人嘛。
生田: 再往前漂一点就有类似于湖那样缓和水流的地方啦,平时的话都会嚷着「生田~君」这样跑过来的,那次却「搞什么啊,你这家伙!」完全有怒到。也是从那时候起,两人就变得无所不谈了吧。
山下: 我可是徘徊在鬼门关耶(笑)。是说真的很可怕好不好。
生田: 真是对不起啦。幸好平安无事。要是就那样被冲走也唱不成『拥抱我吧 Senorita』了吧。
山下: 我是说真的啊。不过斗真对我发火的原因还都很冠冕堂皇。我是很固执的人啦,所以会反过来迁怒对方。还真是很臭的脾气。
生田: 绝对不会说出“对不起”。
山下: 虽然知道自己不对却总也说不出口。不过现在的我可以很坦诚地讲喔。对不起啦。
生田: 哇哈哈哈!!!
山下: 11岁入社,今年22岁。想到斗真了解着我一半的人生,就会觉得很难得呢。
生田: 这样的关系也很特别吧。
山下: 是青梅竹马么?嗯,或许是“患难兄弟”吧。嘛,今后也请多多关照。斗真,电视剧拍摄要加油喔。
生田: 嗯!多谢啦。


滚去看BC~~
スポンサーサイト
   


正月記念版。

你第
独自下車 半途旅行。

プロフィール

旅団的哀哀(RyodanAi)

- Author -
旅団的哀哀(RyodanAi)
【担当】
本命:山下智久。
【好感】
タッキ。長谷川純。相葉雅紀。二宮和也。
【参加同盟系】
ヨロシク

カテゴリー
全タイトルを表示
過去ログ
最近の記事
最近のコメント
異世界の扉
自分のブログ

目茶苦茶(POT舞剧相关)
川底的森林..(临时仓库)
最近のトラックバック
ブロとも申請フォーム
Jnews
いつもありがとう!

PETちゃん
皆さん,ヨロシクね♪


RSSフィード
シンプルアルバム
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。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。